《轮回道 情缘难续》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武乘风,禹墨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轮回道 情缘难续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皇甫重明

简介:一个智勇双全的女主,一个活在回忆里的男主。女主用情至深,想要救回男主却屡屡被幕后黑手破坏。等到破解一切秘密时,却敌不过爱人呼唤她一声小名……《轮回道 情缘难续》情节接续了《孤剑笑江湖》和《双剑倚清云》,最终主题还是会回到第一卷《孤剑笑江湖》上面来。好的作品应当如同下一盘棋一样,不求人人喜欢,但起码要呈现出完整的世界观和正确的价值观。

角色:武乘风,禹墨仙

轮回道 情缘难续

《轮回道 情缘难续》第1章 山崩地裂沙倒流 幻境真假却忧愁免费阅读

漆黑如墨的夜色里,茫茫大山的一处山顶上,禹墨仙和白虎还有武乘风站在山顶的一处沙地边缘。

此时的她,满脸都是凝重之色。

禹墨仙:“大公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武乘风微微俯首行礼说道:“殿下请相信我!

以我的卦术秘法卜算出来的结果大多是不会错的。

尤其是这种卜算地形的事情,更不会错了……”

禹墨仙叹了口气解释道:“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

这时的白虎已经明白,这一次的劫难远远没有过去。

他很想要出言提醒一下,可是又怕自己的提醒会引来更猛烈的变化。

因为根据武乘风的查验,这半座山除了山脚是土石,再往上已经全部都是松散的沙土,只是表面附着着一层泥土而已。

也就是说,要是找到的不是正确路径,整座大山的流沙都会压下来。

那一瞬间的巨力倾泻,任何人都是没有生机的。

况且这么大量的沙土,要是真的失去禁锢,那么整个沁水都会变成一座荒漠。

此时此刻,他们谁都没想明白,一座大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禹墨仙却似乎已经明白,这或许就是幕后之人阻止真相现世的办法。

想清楚了这一点,禹墨仙回头问道:“大公子,你有没有办法找到正确的路?”

然而武乘风在面对禹墨仙的询问时,却显得有些意外。

看到武乘风如此惊讶,禹墨仙问道:“大公子有话就请明言!”

武乘风:“殿下为何一定要查明一切?要知道现在的情形……殿下似乎并没有那么强的实力去对抗那背后的人!”

白虎看了武乘风一眼却并未说话,禹墨仙则是回头正视着武乘风说道:“背后之人越是阻拦,就说明我们的查探越有必要!

不知大公子以为如何?”

武乘风忽然间一愣,因为这样的做法与他武家所修习的趋吉避凶之术大相径庭。

这时的禹墨仙说道:“凡事若过于趋吉避凶,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若有一天遇到避无可避的困难,那时该如何打算?

现在的我,没有退路!”

武乘风低头想了想说道:“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便是死劫了!”

禹墨仙:“对于这些事,我信……却也不信!

遇到问题总要别人去解决,总有一天,身边就没人了……”

说到这里,禹墨仙心中微微有些发酸。

但这个时候,她却没在武乘风眼前流泪。

武乘风微微躬身行了一礼说道:“既如此,那就静听殿下差遣!”

禹墨仙:“你可能卜算出这座沙山的入口在哪里?”

武乘风:“一个就是山顶的流沙池,而另一个,就在山脚的祠堂里!”

这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白虎开口道:“这流沙池不能进!

万一下去之后马上就被什么厉害的机关射穿了,那就什么寻求真相的机会都没有了。”

禹墨仙点点头:“那么就只剩下了祠堂里的入口了!”

正当禹墨仙打算带着白虎和武乘风前往山下时,一回头白虎却死死的盯着流沙池中间。

禹墨仙见状同样顺着白虎的视线看去,只见沙池中间出现了一个漩涡。

白虎轻轻动了动前爪,漩涡顿时开始变大。

这一瞬间白虎猛的向上一跃而起在空中生出翅膀,紧接着虎尾一卷一甩,禹墨仙就骑在了白虎背上。

禹墨仙脱险后的第一件事却并不是查看沙地入口,而是直接看向了武乘风。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是出乎禹墨仙意料。

只见武乘风先是抛出卦子使其悬浮在漩涡中央,然后向上跃起用一股掌风打下卦子。

这么一耽搁,漩涡的范围就蔓延到了武乘风脚下。

就在禹墨仙想要提醒武乘风暂避的时候,他居然直接运起身法跳到了沙池中央。

忽然间七枚卦子开始旋转落下,武乘风也直接跟着卦子跳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沙池的范围已经覆盖了整个山头并开始向着山腰蔓延。

禹墨仙看着下面翻涌的沙池问道:“这……这个怎么办?”

白虎:“只能跟下去了!”

禹墨仙伏低了身子,白虎带着他就向着沙池中间跳了下去。

就在禹墨仙和白虎进了沙池之后,本来已经蔓延到山腰的沙池开始慢慢变小。

紧接着,山上的土地开始崩裂翻涌。

那一副可怕的景象,简直和之前京城覆灭并消失时的情形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当时的京城因为巨震,无论是百姓还是权贵都已经逃离,所以当时没有人看见当时是什么样子。

可这一次山崩地裂的时候,除了洛家自己的弟子之外,还有许许多多怀抱着各样目的其他修士。

耳中听闻着那些自地底传来的巨大声响,所有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而有些反应快的,这时已经先一步开始向着崩裂的山头赶去。

本来还在努力御敌的洛家弟子此时再也没有了阻止这些疯狂修士的能力,因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向着山崩的地方跑去。

于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年轻弟子们也开始朝着山崩的方向奔跑。

这个时候,只有极少数还保持着清醒头脑的人在向着反方向撤离。

可是事情哪里会真的如他们所愿,这些出来的修士大多数都被往里面冲的人杀死。

本来正在疯狂向外冲的修士见到同伴的这副惨状也只能同样调转方向开始随波逐流。

其中原因只是对方认为这些撤离的修士已经在洛家得到了什么重要的宝物。

数不清的人为了一种不知种类,没有名目更兼数量不详的所谓宝物厮杀的尸首横飞……

此时的沁水内域越往核心弥漫的血腥味也越来越重。

将近一年后的沁水,也开始落的和京城一样的结果。

与京城不同的是,沁水内域没有白龙那样一个人苦心谋算数年,只为在灾难来临之前将全部百姓撤离。

彼时的京城,所有屠戮的痕迹早已经被完全掩盖,剩下的只是新长出来的树木和其他尚未完全恢复的野花野草。

此时的沁水,要比京城当时的更加惨烈。

但这一切,禹墨仙都没有看见,因为这个时候,她和白虎还有武乘风已经到了山腹里面。

这时的禹墨仙正站在一处大殿中朝上方看去,只见隐隐有流沙在涌动。

只要想起头顶就是整座山的流沙,禹墨仙心中不由得开始微微发紧。

忽然间白虎化成人形来到禹墨仙身边,也像她一样抬头看着上面。

过了一会儿之后,白虎说道:“别紧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禹墨仙看看已经盘膝入定的武乘风然后才说道:“其实……你不必为我遮掩的!

我这……应该就是害怕了吧!”

白虎:“没有什么人在面对真正的危险时能不害怕,面对险境时的选择才最重要。”

白虎这么一说,禹墨仙心里那种害怕的感觉似乎也没那么明显了。

看武乘风还没有醒来的意思,禹墨仙开始查看起山腹中的情况。

走到一处浮雕壁画前,禹墨仙回头说道:“你看,这幅壁画像谁?”

白虎走到壁画之前,查看片刻之后说道:“这不就是你袖子里那个小家伙吗?”

禹墨仙:“或许……它真的是出生在这里!”

白虎:“或许能见到它的母亲!”

这时禹墨仙却忽然想起了一个不太好的可能,她眼中闪过一抹疑虑然后说道:“清风,你说……它的母亲在见到它已经认我为主时不会发怒吧?”

白虎:“放心!有我在,它不会为难你的!”

虽然白虎已经这么说了,但禹墨仙还是记得龙马曾经说过,能一出生就是先天灵兽的,它的母亲也必然不简单。

别看白虎如今已经化形,但它也不过是从普通野兽在机缘之下修炼成灵兽的。

单论资质来说,白虎是不如重明鸟幼鸟的。

但强敌在前,禹墨仙和白虎谁都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因为怕影响对方的心境,所以他们都选择了沉默。

禹墨仙和白虎在山腹的大殿里查看完一圈回到武乘风身边,这时他也恰好醒来。

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禹墨仙和白虎,武乘风似乎并不感到意外。

禹墨仙:“大公子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从地上站起身然后说道:“我下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些攻击,因此伤了元气。

但请殿下放心,暂时没什么大碍。”

禹墨仙有些惊讶的问道:“清风,你没有受伤吧?”

白虎:“我没事,那些普通的攻击,还攻不破我的防御!”

禹墨仙:“真的吗?”

这时武乘风接着说道:“那些攻击对于修士来说确实足够厉害!

不过对于白虎尊者,还不足以威胁到他的安危。

毕竟只是一些隐藏在沙流中的箭矢而已!”

禹墨仙:“那你现在可以帮忙找一找这里的机关么?

我和白虎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

武乘风抬手抛出卦子,禹墨仙和白虎为怕影响到他所以退到了一边。

一刻钟左右,武乘风卜算完毕。

他收起卦子然后说道:“就在那幅浮雕壁画之后!”

这时白虎开口说道:“告诉我,你卜算的卦象如何?”

武乘风微微一皱眉,似乎有些不愿意说出卦象。

但在沉吟了片刻之后,他还是说道:“吉凶参半!”

白虎闻言微微一笑说道:“我以为你不愿意说出卜算的结果……”

武乘风闻言马上说道:“白虎尊者误会了!

我只是觉得卦象有些奇异,不知一时间该从何说起!”

禹墨仙:“事已至此!大公子请直说就是!”

武乘风微吸了半口气之后说道:“惭愧!我虽然卜算到了开路,却没有卜算到怎么出去。

卜算到了吉凶参半,却没有卜算到机关在哪里。”

武乘风的话音刚落,白虎接着说道:“若是卦术和趋吉避凶能解决问题,那还要修炼做什么?

我们也不必涉险,只要卜算一番便能知道那幕后之人是什么身份又所求为何了!”

面对白虎的再一次敲打,武乘风神态谦恭的回道:“多谢白虎尊者!”

白虎见武乘风态度诚恳,于是又多说了几句:“凡属逆天之物,就一定有克制它的对手。

既然对方能做下如此大局,那就一定将你的卦术秘法算计在内了!”

禹墨仙:“你是说……这里有克制武家秘术的东西?”

白虎眼神奇怪的看了禹墨仙一眼并说道:“他不是没卜出所有来吗?”

其实话一出口,禹墨仙就知道自己问的问题有些略显迟钝。

不过相对于时刻惦记着来自头顶的危险,禹墨仙更想做的是能不能暂时转移一些注意力。

商议完之后,几个人来到了重明鸟的浮雕之前。

禹墨仙:“怎么做?要直接打破吗?”

武乘风:“这个难度在于力量用大了,会直接影响到大殿顶上的阵法,到时极有可能引得殿顶的流沙倾泻而下。”

白虎:“但不动手就可能直接困死在这里!”

禹墨仙:“我想……建造这里的人,不会只是简简单单为了困死几个人而已。

否则就不爱设计两个入口,又费尽心思将山腹掏空了。”

白虎闻言当机立断道:“那就打破这面墙看看会发生什么!”

禹墨仙:“我先试试,不行的话你们再来!”

禹墨仙催动真气唤出双剑,紧接着双剑之上燃起了若隐若现的明黄色火焰。

下一刻,禹墨仙将双剑交错然后向前剪出。

随着剑光触及浮雕,想象中碎石飞溅的景象却并没有出现。

正在禹墨仙想要再试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光芒迸射而出。

猝不及防之下,白虎只来的及护住禹墨仙。

但等到光芒散去,浮雕之前却早已经没有了禹墨仙和白虎还有武乘风的身影。

禹墨仙再次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

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禹墨仙下意识的叫道:“师兄?”

没错,此时在他眼前的人正是蓝清云。

禹墨仙慌忙抓住了蓝清云的手臂问道:“师兄,你没事吧?”

蓝清云伸手摸了摸禹墨仙的额头,这时她袖子里传出了一声猫叫。

禹墨仙低头看向自己的袖口,却意外看见了自己隆起的腰腹。

她小心翼翼的用手抚摸着腹部……感受着熟悉的胎动和触感,禹墨仙彻底疑惑了。

她刚才明明记得……

正在禹墨仙还要回想下去时,蓝清云说道:“仙儿,你自有身孕之后越来越爱发呆也越来越爱做梦了。

有什么就和我说,不必一直压在心里!

母亲说了,要让我多和你说话。”

这时候禹墨仙心中还有疑惑,她轻轻摸了摸领口又看了看袖子。

却见幼鸟仍然待在自己的领口里,而白虎还是一副小猫的样子。

                           

原创文章,作者:皇甫重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yfgj.com/novel/9485.html